佛光電子大藏經 阿含藏
增壹阿含經卷第一注解

    阿含藏主頁  增壹阿含主頁 


*(001)「含」,聖本作「鋡」。
(002)「經卷」,宋本作「序品」。
(003)瞿曇僧伽提婆(Gautama Savghadeva)(梵),瞿曇為其姓氏,僧伽提婆譯為眾天,罽賓國人,學通三藏,尤善阿毗曇心,為人俊朗有深鑑,儀止溫恭,前秦建元年中至長安。曾與慧遠、竺佛念等共譯諸論。計其所譯,先後共百餘萬言,道化聲譽頗高,安世高以來無人能及。其傳記見於高僧傳卷一(大五○‧三二八下)。聖本無「東晉罽賓三藏瞿曇僧伽提婆譯」十三字,宋、元二本均作「符秦(宋本作前秦)建元年三藏曇摩難提譯」十二字,明本作「符秦三藏曇摩難提譯」九字。
(004)序品說:(一)結集經典之因由。(二)結集增一阿含經之方法及目的。(三)菩薩發心與六度行法。(三)增一阿含包含三乘教化,天龍八部發心護持,彌勒大士告囑賢劫中諸菩薩等,諷誦受持增一尊法,使廣演流布。(四)阿難以增一阿含付囑優多羅,因優多羅已連續為七佛奉持「增一法」,並說優多羅之本生事。宋本無「序品第一」四字。
(005)能仁:釋迦(Sakya)(巴)之意譯,為釋尊出身之族名。
(006)第七仙:謂過去七佛之第七位,古印度人尊稱佛陀為仙人。「七」,聖本作「一」。
(007)世尊:薄伽婆(bhagavā)(巴)之意譯,即為世間眾生所尊重者,佛十號之一。
(008)迦葉(Kassapa)(巴),又作摩訶迦葉(Mahākassapa)(巴),少欲知足,喜持頭陀行,為第一次結集經、律之上首。佛曾讓半座予迦葉,參閱雜阿含卷三十一第八九四經(大正‧卷四一‧一一四二經)。
(009)「聖眾」,麗本作「眾僧」,今依據宋、元、明三本改作「聖眾」。
(010)阿難(Ānanda)(巴),又作阿難陀,釋尊之從弟,出家後隨侍世尊二十五年,為多聞第一。
(011)善逝(sugata)(巴),即如實善達涅槃彼岸之意,佛十號之一。
(012)泥曰(nibbāna)(巴),又作涅槃、泥洹,即滅盡貪、瞋、痴一切煩惱,解脫內外繫縛之狀態或境界。「曰」,明本作「洹」。
(013)舍利(sarīra)(巴),又作設利羅,譯為遺身、身骨,此處指佛陀之遺骸。
(014)拘夷(Kusinārā)(巴),又作拘尸那羅,位於東印度,然末羅(Malla)(巴)族之都城,佛於此城入般涅槃。
(015)摩竭(Magadha)(巴),又作摩竭陀,佛世時印度十六大國之一,位於迦毗羅衛國之南,拘薩羅國東南,首都王舍城,為當時印度政治、經濟、文化中心。
(016)四等(catasso appamaññāyo)(巴),又作四等心、四無量心,即佛菩薩之慈、悲、喜、捨之四德。此四心普緣無量眾生,引無量福,感無量果,故名無量心;又平等利益一切眾生,故名等心。慈即予樂,悲即拔苦,喜即隨喜,捨即等護。
(017)眾生:即有情,指有情識之生物。
(018)五道:又作五趣,即地獄,餓鬼、畜生、人、天,此五道眾生,處生死輪迴中,受無量苦。
(019)正覺(sammā-sambuddha)(巴),又作等正覺、正盡覺、無上等正覺,即平等覺知一切真理之無上智慧。參閱長阿含第十七經清淨經(佛光二.四五三):「佛所知見、所滅、所覺,佛盡覺知,故名等正覺。」
(020)最尊:佛陀之敬稱。
(021)「善」,宋、元、明三本均作「哲」。
(022)揵椎(ghantā)(巴),以厚木板製成,作為通報信息,或集合大眾之用;另以銅、鐵、木、瓦製成木[木*魚]、磬等之法器,均稱揵椎。「椎」,宋本作「搥」,聖本作「推」。
(023)四部:又作四眾、四輩,指出家之比丘、比丘尼與在家之優婆塞、優婆夷。
(024)比丘(bhikkhu)(巴),又作苾芻,譯為乞士、除饉、怖魔。男子出家,生活清淨,常乞食以資色身,故稱乞士;喜持戒行,廣種福田,故稱除饉;少欲知足,離諸煩惱,精進修道,使魔怖畏,故稱怖魔。出家男眾,年滿二十,已受具足戒者,得稱比丘。參閱雜阿含卷四十三第一一四七經(大正‧卷四‧八八經)、正法念處經卷第四十九(大一七‧二八八)。
(025)羅漢:又作阿羅漢(arahant)(巴),聲聞乘中最高果位,其意有三:(一)殺賊,殺盡煩惱之賊。(二)應供,應受天上人間之供養。(三)無生,解脫生死,不受後有。
*(026)「以」,宋、元、明三本均作「已」。
(027)處福田:指福田人(dakkhineyya)(巴)。中阿含第一二七經(佛光二‧一○二○):「世中凡有二種福田人。……一者學人,二者無學人。」學人(sekha)(巴),尚須學習之人,例如四向四果中之前七者;無學人(asekha)(巴),煩惱已滅盡而達到無須再學習之境界者,例如四向四果中最後之阿羅漢果。
(028)「存」,宋、元、明三本均作「在」。
(029)阿僧祇(asajkhya)(梵),譯為無數、無央數,印度數目之一種,為極大之數。
(030)如來:為巴利語 tathāgata(多他阿伽陀)之意譯,佛十號之一。長阿含第十七經清淨經(佛光二‧四五三):「佛於初夜成最正覺及末後夜,於其中間有所言說,盡皆如實,故名如來。復次,如來所說如事,事如所說,故名如來。」
(031)世雄:佛之尊稱。
(032)「今尊迦葉能堪任,……如來在世請半坐」,參閱雜阿含卷三十一第八九四經(大正‧卷四一‧一一四二經)。
(033)三清淨眼:即肉眼(majsa-cakkhu)(巴),能照顯露而無障礙之有見諸色。天眼(dibba-cakkhu)(巴),能照顯露、不顯露之有障、無障之有見諸色。慧眼(Paññā-cakkhu)(巴),能照一切法,若色、非色等所有諸法。
(034)梵天(Brahma deva)(巴),指色界初禪天,位於欲界六天之上,以無欲界之淫欲、寂靜清淨,故名梵天。此天包括梵眾、梵輔、大梵三天。通常所說之梵天指大梵天王,名尸棄,深信正法,每逢有佛出世,必請佛轉法輪。
(035)帝釋(Sakka)(巴),即釋提桓因(Sakko devānaj Indo)(巴),為忉利天(三十三天)之主。
(036)四王:即四大天王(cattāro Mahārājā)(巴),又稱四天王天,位處須彌山腰,為六欲天之第一重天,東西南北各有一王。東為提頭賴吒(Dhrtarāstra)(梵),譯為持國天王;西為毗留跋叉(Virūpāksa)(梵),譯為廣目天王;南為毗留勒叉(Virūdhaka)(梵),譯為增長天王;北為毗沙門(Vaiwravana)(梵),譯為多聞天王。參閱長阿含第三十經世記經四天王品(佛光一‧七五六)。
(037)彌勒(Metteyya)(巴),譯為慈氏,現住兜率天內院,為一生補處菩薩,佛滅後五十六億七千萬年,下生此界,繼釋迦牟尼佛之後,為賢劫之第五尊佛。
(038)兜術:即兜率天(Tusita deva)(巴),為欲界六欲天之第四重天,位於須彌山頂十二萬由旬處,有七寶宮殿,諸天分住內外二院,彌勒菩薩於內院說法。「術」,聖本作「率」。
(039)叉手:即合掌,為印度人致敬方式之一。
(040)釋師:指本師釋尊。
(041)法身(dhamma-kāya)(巴),法之聚集。指諸佛所證所覺並發之以教授、教誡之一切正法。又作法性身、法身佛、法佛、實佛。
(042)「顏」,大正本作「頻」。
(043)叉十:即合十,合掌,致敬之意。「叉十希」,麗本作「收拾遲」,今依據元、明二本改作「叉十希」。
(044)契經:即修多羅(sutta)(巴),三藏之一。契者上契諸佛之教理,下契眾生之根機;經為佛陀教說之集錄。
(045)律:即毗奈耶(vinaya)(巴),三藏之一。乃佛為僧團和合淨住而親自制定之生活規範或戒禁,具有調伏眾惡之作用。
(046)阿毗曇:即阿毗達磨(abhidhamma)(巴),三藏之一。譯為對法、勝法、無比法、論,為說教之注釋。
(047)「為」,麗本作「復」,今依據宋、元、明三本改作「為」。
(048)法:謂對法,即阿毗曇。
(049)三藏(ti-pitaka)(巴),謂經、律、論各各包藏文義,故稱三藏,為佛教聖典之總稱。
(050)「先」,麗本作「次」,今依據宋、元、明三本改作「先」。
(051)尊者(āyasmant)(巴),佛弟子之尊稱,亦為年少比丘對年長比丘之敬稱。
(052)「一」,宋、元、明三本均作「此」。
(053)「乎」,宋、元、明三本均作「于」。
(054)大乘:又作摩訶衍那(mahāyāna)(梵),以救世利他為宗旨,發菩提心,上求佛道、下化眾生之菩薩法門。
(055)六度:即六波羅蜜多(sat-pāramitā)(梵),譯為六到彼岸。謂修行者持布施、持戒、忍辱、精進、禪定、智慧六種勝行,即可由生死苦惱之此岸到達安樂之彼岸。
(056)無極:指彼岸、涅槃。
(057)「逮」,宋本作「還」。
(058)「」,、宋、元、明三本均作「觀」。
(059)檀度:指六度中之布施波羅蜜。檀(dāna)(梵),又作檀那,譯為布施。
*(060)「棄」,聖本作「并」。
(061)「強」,聖本作「彊」。
(062)身口意:身,身行;口,口語;意,心行;共稱三業或三行。
(063)「動」,聖本作「獄」。
(064)「劫」(kappa)(巴),又作劫波,為極大之時限。雜阿含卷三十四第九四○經(大正‧卷三四‧九四八經):「譬如鐵城,方一由旬,高下亦爾,滿中芥子,有人百年取一芥子,盡其芥子,劫猶不竟。如是,比丘!其劫者如是長久。」
(065)「數業」,大正本作「業聚」。
(066)結使:結與使皆煩惱之異名。煩惱能繫縛身心,不得自在,故謂之「結」;又能隨逐眾生,驅使眾生,故謂之「使」。
(067)聞如是:即「如是我聞」,謂如下所述是我(阿難自稱)親聞。
(068)波羅[木*奈](Bārānasī)(巴),又作波羅奈斯,中印度古國名,位於印度摩竭陀國西北、恆河左岸,即今貝那拉斯(Benares)。「[木*奈]」,宋、元、明三本均作「奈」。
(069)三迦葉:即優樓頻螺迦葉(Uruvela-kassapa)(巴)、那提迦葉(Nadī-kassapa)(巴)、伽耶迦葉(Gayā-kassapa)(巴)三兄弟,原為摩竭陀國之事火外道,後為釋尊降伏,乃率領徒眾千人歸依佛陀。
(070)釋翅:中阿含經均作「釋羇瘦」,為 Sakkesu 之音譯,指諸釋迦族人〔居住〕的地方,即迦毗羅衛國(Kapila-vatthu)(巴)。
(071)拘薩(Kosala)(巴),又作拘薩羅,佛世時印度十六大國之一,位於中印度之西北,首都舍衛城(Sāvatthī)(巴)。
(072)迦尸(Kāsi),又作迦奢迦尸族人建立之國家,佛世時印度十六大國之一,位於今貝那拉斯(Benares)附近。
(073)瞻波(Campā)(巴),又作瞻婆,佛世時印度十六大國之一鴦伽國(Avga)(巴)之都城,位於恆河流域。
(074)句留(Kuru)(巴),又作拘流、拘樓,佛世時印度十六大國之一,位於拘薩羅西北。佛陀曾至該國,於劍磨瑟曇(Kammassadhamma)(巴)說法。「句」,宋、元、明三本均作「拘」。
(075)毗舍離(Vesālī)(巴),又作吠舍離,佛世時印度十六大國之一跋耆國(Vajjī)(巴)之都城,位於拘薩羅之東南,為離車族(Licchavi)人所住之地。
(076)阿須倫(asura)(巴) ,又作阿修羅,六道之一,性好鬥,常與帝釋戰,男醜女美,宮殿設於須彌山北,大海之下。因其享有諸天之福,卻無諸天之德,似天而非天,故又譯為「非天」。因其男眾極醜,故又譯為「無端」。又以其國釀酒不成,故又譯為「無酒」。
(077)乾沓和(gandhabba)(巴),又作乾闥婆,譯為尋香、食香,八部眾之一,帝釋天之樂神,不食酒肉,唯求香以資陰身,又自其陰身出香,故有香神之稱。
(078)舍衛(Sāvatthī)(巴),憍薩羅國之都城,城內有祇園精舍。即今印度西北部拉普的 Rahti 河南岸之剌培特嘛培特 Rapetmapet,在烏德之東,尼泊爾之南。
(079)祇桓精舍(Jetavanārāma)(巴),即祇樹給孤獨(Jetavana Anāthapindikassa-ārāma)(巴),為舍衛城給孤獨長者須達多購取王子祇多(Jeta)(巴)之林園,建贈釋尊作為宏法辦道之場所。「桓」,宋、元、明三本均作「洹」。
(080)孤獨長者:即給孤獨(Anāthapindika)(巴)長者,本名須達多(Sudatta)(巴),為舍衛城之豪商,波斯匿王之大臣,性仁慈,賑濟孤貧,時人敬稱「給孤獨長者」。
(081)放逸(pamāda)(巴),即縱蕩心性,不勤修諸善。
(082)「相」,宋、元、明三本與聖本均作「想」。
(083)安般:又作念安般,即阿那波那(ānāpāna)(巴),譯為數息、念出入息,五停心觀之一,指數出入息,攝心於一境,以正定對治散亂之方法。參閱雜阿含卷二十九第八二二經(大正‧卷二九‧八一○經)。
(084)拘鄰(Kondañña)(巴),又作憍陳如,為佛陀初轉法輪時所教化五比丘之一,以寬仁博識,善能勸化,將養聖眾,不失威儀第一見稱。參閱增一阿含弟子品第二十一經(佛光一‧六九)。
(085)須拔(Subhadda)(巴),又作須跋陀,年百二十始出家,為佛陀在世最後化度之弟子。「拔」,元、明二本均作「跋」。
(086)「弟子」,麗本作「第一」,今依據宋、元、明三本改作「弟子」。
(087)三乘:指聲聞乘、辟支佛乘、佛乘。
(088)「三眼」,宋、元、明三本均作「二眠」。
(089)三垢:即貪、瞋、癡三毒。
(090)如來藏:此處指佛陀經教三藏。
(091)「香華」,麗本作「華香」,今依據宋、元、明三本改作「香華」。
(092)「于」,聖本作「乎」。
(093)「宜」,宋、元、明三本均作「義」。
(094)方等:即毗佛略(Vedalla)(巴),又作方廣、方正,十二分教之一,指文廣義深而含攝大乘義理的契經。
(095)釋迦文(Wākyamuni)(梵),又作釋迦牟尼。釋迦為種族名,義為能仁。牟尼為求寂靜而有所成就的聖者。
(096)梵迦夷天(Brahmakāyikā deva)(巴),譯為淨身天,即色界初禪天。
(097)化自在天(Nimmānarati deva)(巴),又作化樂天,為六欲天之第五天,能變化五欲以自娛。
(098)他化自在天(Paranimmita-vasavattī deva)(巴),為六欲天之第六天,以他人變化之樂事樂己。
(099)「將」字之下,宋、元、明三本均有「諸兜率」三字。
(100)豔天(Yāma deva)(巴),又作夜摩天、焰摩天、焰天,為欲界六欲天之第三天。
(101)釋提桓因(Sakko devānaj Indo)(巴),即帝釋,忉利天天主。
(102)「眾悉來集會」五字,宋、元、明三本均作「皆來會聚」四字。
(103)提頭賴吒(Dhatarattha)(巴),即持國天,四天王之一,能護持國土、安撫眾生,為守護東方之善神,居住於須彌山半腹之東面。「頭」,宋本作「地」。
(104)毗留勒叉(Virūlha)(巴),又作毗樓勒,即增長天,四天王之一,能令他善根增長,為守護南方之善神,居住於須彌山半腹之南面。「勒」,聖本作「博」。
(105)聖本無「天」字。
(106)「厭」,宋、元二本均作「魘」,明本作「魔」。
(107)毗留跛叉(Virūpakkha)(巴),又作毗樓博叉,即廣目天,四天王之一,常以淨天眼觀察擁護閻浮提,為守護西方之善神,居住於須彌山半腹之西面。「跛」,宋、元、明三本均作「波」,聖本作「勒」。
(108)「天」,宋本作「大龍」。
(109)毗沙門(Vessavna)(巴),即多聞天,四天王之一,其福德名聞四方,為守護北方之善神,居住於須彌山半腹之北面。
(110)「門天」,宋、元、明三本均作「羅門」。
(111)閱叉:又作夜叉(yakkha)(巴),譯為捷疾、勇健,八部眾之一,為守護正法、或以其威勢惱害他人之鬼類。
(112)羅剎:惡鬼之總名,男名羅(rakkhasa)(巴),其貌極醜;女名羅(rakkhasī)(巴),其貌姝美;俱有神通力,飛行空中或地行,喜食人血肉。
(113)賢劫(bhadda-kappa)(巴),又作善劫,現在劫名。以此劫中,賢人輩出,故名賢劫。
(114)「勵」,聖本作「厲」。
(115)族姓子(kula-putta)(巴),又作族姓男,譯為善男子,指信仰三寶之弟子。
(116)伽留羅(garula)(巴),又作迦樓羅,譯為食吐悲苦聲,即金翅鳥,多取龍為食,常貯活龍於嗉內,而吐食之,龍痛楚出悲苦聲,為八部眾之一。參閱長阿含第三十經世記經龍鳥品(佛光二‧七四○)。「伽留」,宋、元、明三本均作「迦流」。
(117)摩(mahoraga)(巴)、(梵),又作摩休勒、摩羅伽,譯為大蟒蛇、大胸腹行,樂神之屬,人身蛇首,八部眾之一。「」,宋、元、明三本均作「休」。
(118)甄陀羅(kimmara)(巴),又作緊那羅,譯為疑人、疑神、人非人,又稱樂神或音樂天,形貌似人而頭有一角,為八部眾之一。
(119)宋、元、明三本均無「於」字。
(120)三十七道品:又作三十七菩提分法(sattatimsa bodhipakkhiya-dhammā)(巴),即四念處、四正勤、四如意足、五根、五力、七菩提分、八正道分,總計三十七品,為修道之重要資糧。參閱雜阿含卷二十四第六一九經(大正‧卷二四‧六○五經)。
(121)辟支佛(paccekabuddha)(巴),又作辟支迦羅,譯為獨覺,為無師友之教導,靠自己覺悟而成道,故名獨覺。
(122)聲聞(sāvaka)(巴),指聞佛說四諦法之聲教而悟道者。
(123)「之」,宋、元、明三本與聖本均作「足」。
(124)「不」,宋、元、明三本均作「無」。
(125)「果」字之上,宋、元、明三本均有一「之」字。
*(126)「以」,宋、元、明三本均作「已」。
(127)毗婆尸(Vipassin)(巴),過去七佛之第一位,當時人壽八萬歲,於波波羅樹下成道,三會說法。有關七佛參閱長阿含第一經大本經(佛光一‧四)。
(128)「優」,宋、元二本均作「憂」。
(129)式詰(Sikhin)(巴),又作尸棄,過去七佛之第二位,當時人壽七萬歲,於分陀利樹下成道,三會說法。
(130)毗舍婆(Vessabhū)(巴),又作毗舍浮,過去七佛之第三位,當時人壽六萬歲,於娑羅樹下成道,二會說法。「婆」,宋、元、明三本均作「羅」。
(131)拘留孫(Kakusandha)(巴),過去七佛之第四位,當時人壽四萬歲,於尸利沙樹下成道,一會說法。
(132)拘那含(Konāgamana)(巴),過去七佛之第五位,當時人壽三萬歲,於優曇婆羅樹下成道,一會說法。
*(133)「如」字之上,宋、元、明三本均有「牟尼」二字。
(134)迦葉(Kassapa)(巴),又作迦葉波,譯為飲光,過去七佛之第六位,當時人壽二萬歲,於尼俱類樹下成道,一會說法。
(135)般涅槃(parinibbāna)(巴),又作般泥洹、涅槃,譯為寂滅、滅度,即一切煩惱災患永盡之境界。
(136)宋、元、明三本均無「以」字。
(137)「去」字之下,宋、元、明三本均有一「世」字。
(138)明行成為(vijja-carana-sampanna)(巴),又作明行成,佛十號之一。謂天眼、宿命、漏盡三明及身、口、意三業悉皆圓滿無失。參閱長阿含第二十經阿摩晝經(佛光二‧五一五)。
(139)善逝(sugata)(巴),又作為善逝,佛十號之一。「善」即好,「逝」即去,佛修正道而入涅槃,向善處去,故名善逝。
(140)世間解(lokavidū)(巴),佛十號之一。了解有情世間、器世間及世、出世間之一切情狀,故名世間解。
(141)無上士(anuttara)(巴),佛十號之一。佛自證知涅槃之法,而於諸法中涅槃為無上,眾生中佛亦最上第一,故名無上士。
(142)道法御(purisadamma-sārathi)(巴),又作調御丈夫,佛十號之一。能調御諸惡,修持正道的大丈夫,故名調御丈夫。
(143)天人師(sattha-devamanussānaj)(巴),佛十號之一。謂佛為一切天、人之導師,故名天人師。
(144)佛(buddha)(巴),佛陀之略稱,為智者、覺者之意。
(145)眾祐(bhagavant)(巴),又作婆伽梵,謂具足眾德,為世所尊重恭敬。
(146)「正」,聖本作「政」。
(147)「常」,宋本作「當」。
(148)「及」,今依文意擬作「乃」。
(149)宋、元、明三本與聖本均無「至真」二字。
(150)聖本無「復於」二字。
(151)「令」字之下,麗本有一「後」字,今依據宋、元、明三本刪去。
(152)「於」字之上,宋、元、明三本均有一「」字。
(153)「座」,麗本作「坐」,今依據磧砂藏改作「座」。
(154)「歲」,宋、元、明三本均作「數」。
(155)「比」,聖本作「北」。
*(156)「已」,聖本作「以」。
(157)「便說此偈」四字,宋、元、明三本均作「說偈曰」三字。
(158)「當」,聖本作「應」。
(159)「已」,宋、元、明三本均作「以」。
(160)麗本無「夫」字,今依據宋、元、明三本補上。
(161)「者」字之上,聖本有一「行」字。
(162)三塗:又作三途,即火塗(地獄)、血塗(畜生)、刀塗(餓鬼),與三惡趣同義。
(163)八難(attha akkhanā)(巴),又作八非時。謂不易見佛聞法之八種難處,即地獄、餓鬼、畜生、北俱盧洲,長壽天、盲聾瘖啞、世智辯聰、佛前佛後。此中地獄、餓鬼、畜生屬三惡道,因業障深重,難以見聞佛法;北俱盧洲人福分雖大,但樂無苦,故不想知佛法;長壽天指色界、無色界之諸天,壽命極長,寂靜安穩,自以為至涅槃,故難於學佛;患盲聾瘖啞者,自然不能見佛聞法;世智辯聰者,憑仗世俗聰明,不僅不能虛心修行,甚至毀謗佛法;生於佛前佛後者,亦無法見佛聞法。參閱中阿含第一二四經八難經(佛光二‧一○○三)。
(164)三法衣:即比丘常必披之三種衣:(一)僧伽梨(sajghāti)(巴),即大衣,又稱九條衣;(二)鬱多羅僧(uttarāsanga)(巴),即上衣,又稱七條衣;(三)安陀會(antaravāsaka)(巴),即內衣,又稱五條衣。
(165)梵行(brahma-cariya)(巴),出家行者,為求解脫而修習離欲之清淨行業。梵,清淨之意。
(166)轉輪聖王(cakkavatti-rājan)(巴),又作轉輪王、輪王、飛行皇帝,為印度民族之理想統治主,為世間第一有福者,身具三十二相,有七寶千子,持輪寶降服四天下,以十善治國。參閱增一阿含禮三寶品第四四七經(佛光四‧一七六六)。
(167)麗本無「於今我首上,已生衰耗毛;……便說偈曰」二九九字,今依據宋、元、明三本補上。此段大正本附於第一卷卷末。
(168)「曰」,宋、元、明三本均作「言」。
(169)「持」,宋本作「得」。
(170)「逕」,大正本作「徑」。
(171)外道(titthiya)(巴),又作異學,即佛教以外之教派。
(172)「天人得奉行便生安隱處」,宋、元、明三本均作「便生安隱處天人得奉行」。
(173)「佛」,麗本作「尼」,今依據明本改作「佛」。
(174)「加」,宋、元、明三本與聖本均作「迦」。
(175)法眼(dhamma-cakkhu)(巴),能如實觀察了解萬物真相的心眼。
(176)宋、元二本均無「經」字,明本無「增壹阿含經」五字。
(177)本品敘說修持十念法,便可以成就神通,去諸亂想,得沙門果,自致涅槃。十念為:念佛、念法、念僧眾、念戒、念施、念天、念休息、念安般、念身、念死。十念品(一~一○),增支部(A. 1. 20. 93~102. Dasānussatī ◎十隨念)。
(178)本經說當修行「念佛」一法。
(179)念佛(buddhānussati)(巴),憶念佛之大慈大悲無量功德。雜阿含卷二十第五四九經(大正‧卷二○‧五五○經):「謂聖弟子念如來、應、等正覺所行法淨,……聖弟子念如來,應所行法故,離貪欲覺、離瞋恚覺、離害覺,如是,聖弟子出染著心。」參閱增一阿含廣演品第十一經(佛光一‧四九)。
*(180)「去」,聖本作「除」。
(181)「布」字之上,聖本有一「演」字。
(182)本經敘說當修行「念法」一法。
*(183)「逮」,宋、元、明三本均作「獲」。
(184)念法(dhammānussati)(巴),憶念佛所說三藏十二部經能利益大地眾生之功德。雜阿含卷二十第五四九經(大正‧卷二○‧五五○經):「念於世尊現法、律,離諸熱惱,非時通達,即於現法緣自覺悟。爾時,聖弟子念此正法時,不起欲覺、瞋恚、害覺,如是,聖弟子出染著心。」參閱增一阿含廣演品第十二經(佛光一‧五二)。
*(185)「去」,宋、元、明三本均作「除」。
(186)聖本無「聞如是……歡喜奉行」二百四十一字。
(187)本經說當修行「念眾」一法。
(188)「獲」,宋、元、明三本均作「逮」。
(189)念眾(savghānussati)(巴),憶念僧伽具足戒、定、慧,能為世間眾生作良福田之功德。雜阿含卷二十第五四九經(大正‧卷二○‧五五○經):「聖弟子念於僧法,善向、正向、直向、等向,修隨順行,謂向須陀洹、得須陀洹果,……如是四雙八士,是名世尊弟子僧戒具足、定具足、……供養、恭敬、禮拜處,世間無上福田。聖弟子如是念僧時,爾時聖弟子不起欲覺、瞋恚、害覺,如是,聖弟子出染著心。」參閱增一阿含廣演品第十三經(佛光一‧五四)。
(190)「沙」,大正本作「汝」。
(191)宋、元、明三本均無「演」字。
(192)「爾」,宋、元、明三本均作「是」。
(193)本經說當修行「念戒」一法。
(194)「除」,宋、元、明三本均作「去」。
(195)念戒(silānussati)(巴),憶念戒行有大勢力,能除眾生之諸煩惱。雜阿含卷二十第五四九經(大正‧卷二○‧五五○經):「聖弟子念於戒德,念不缺戒、不斷戒……若聖弟子念此戒時,自念身中所成就戒,當於爾時不起欲覺、瞋恚、害覺,如是,聖弟子出染著心。」參閱增一阿含廣演品第十四經(佛光一‧五六)。
(196)「除去眾想」,宋、元、明三本均作「除眾亂相」。
(197)「爾」,麗本作「是」,今依據宋、元、明三本改作「爾」。
(198)本經說當修行「念施」一法。
(199)念施(cāgānussati)(巴),憶念布施有大功德,能除眾生之慳貪。雜阿含卷二十第五四九經(大正‧卷二○‧五五○經):「聖弟子自念施法,心自欣慶:我今離慳貪垢,雖在居家,解脫心施、常施……若聖弟子念於自所施法時,不起欲覺、瞋恚、害覺,如是,聖弟子出染著心。」參閱增一阿含廣演品第十五經(佛光一‧五七)。
(200)「如是」,宋、元、明三本與聖本均作「是故」。
(201)本經說當修行「念天」一法。
(202)念天(devatānussati)(巴),憶念三界諸天皆因往昔修戒、施之善根,而得此樂報。雜阿含卷二十第五四九經(大正‧卷二○‧五五○經):「聖弟子念於天德,念四王天、三十三天……清淨信心,於此命終,生彼諸天。我亦如是,信、戒、施、聞、慧,於此命終,生彼天中。如是,聖弟子念天功德時,不起欲覺、瞋恚、害覺,如是,聖弟子出染著心。」參閱增一阿含廣演品第十六經(佛光一‧五八)。
(203)「去諸亂想」,麗本作「除去諸想」,今依據宋、元、明三本改作「去諸亂想」。
(204)本經說當修行「念休息」一法。
(205)念休息(upasamānussati)(巴),念寂靜,止息隨念。參閱增一阿含廣演品第十七經(佛光一‧六○)。
*(206)「獲」,宋、元、明三本均作「得」。
(207)本經說當修行「念安般」一法。
(208)本經說當修行「念身」一法。
(209)念身(kāyagatā-sati)(巴),即念此身之髮、毛、爪、齒,乃至、髑髏、腦等從何而來,由誰所造。參閱增一阿含廣演品第十九經(佛光一‧六四)。
(210)本經說當修行「念死」一法。
(211)念死(marana-sati)(巴),人於一切時中,常念有身必有死而不忘。參閱增一阿含廣演品第二十經(佛光一‧六六)。
(212)聖本無「當」字。
(213)「一」字之下,聖本有「光明皇后願文」六字。

佛光電子大藏經 阿含藏     佛光山宗務委員會發行 ©版權所有 請勿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