外道四執

    又稱外道四宗、外道四見、外道四計、四種外道、四見、四執。係印度古代各種外道就諸法之一異、常無常、因果有無等問題,所持之四種執著。約以下列五方面說明:
    (1)就法之一、異而言,可分:①執「一」論者,即妄執一切法同一。如數論外道等之主張。②執「異」論者,即妄執一切法別異。如勝論外道等之主張。③執「亦一亦異」論者,即妄執一切法亦同一亦別異。如尼犍子外道等之主張。④執「非一非異」論者,即妄執一切法非同一非別異。如若提子外道、邪命外道等之主張。另據外道小乘四宗論載:①執著一切法「一」者,認為「我」與「覺」二相不可分離,因果亦同。如外道僧佉論師之說。②執著一切法「異」者,認為「我」與「智」、「能」與「所」皆異。如外道毘世師論師之說。③執著一切法「俱」者,認為「法」共存而非單一存在,與亦一亦異論同義。如外道尼犍子論師之說。④執著一切法「不俱」者,認為一切法皆不共存而呈相對性,與非一非異論同義。如外道若提子論師之說。
    (2)就世間之常、無常而言,可分:①執著世間一切皆恆常者,②執著世間一切皆無常者,③執著世間一切皆亦恆常亦無常者,④執著世間一切皆非恆常亦非無常者。大智度論卷七(大二五‧一一O上):「復有四種見:世間常、世間無常、世間亦常亦無常,世間亦非常亦非無常,我及世間有邊無邊亦如是。有死後如去,有死後不如去,有死後如去不如去,有死後亦不如去亦不不如去。」其中,「世間常」等四句為梵網六十二見中之遍常論及一分常論,「有邊無邊」等為有邊等論,「死後如去」等四句為有想論、無想論、斷滅論。
    (3)就「我」與「蘊」之「即」、「離」而言,據瑜伽師地論卷六十五載,可分:①執著我即是諸蘊。②執著我異於諸蘊而住於諸蘊中。③執著我非即諸蘊而異於諸蘊,非住於蘊中而住於異蘊、離蘊法中。④執著我非即諸蘊而異於諸蘊,非住於蘊中亦不住於任何異於諸蘊或離蘊之法中,而無有蘊,亦不與一切蘊法相應。
    (4)就因果之有、無而言,可分:①邪因邪果論者,如大自在天外道。此外道妄執萬物皆由大自在天所生,自在天若喜,則六道皆樂;自在天若瞋,則四生皆苦。②無因有果論者,如常見、無因外道。此外道推窮萬物,發現萬物之現生無須憑藉他物,乃妄執萬物皆自然而有,並無因果關係。③有因無果論者,如斷見外道。此外道妄執唯有現在存在之因,而無後世再生之果,如草木僅存活一期,其後即死滅殆盡。④無因無果論者,此外道妄執不受後世之果,亦無現在之因,全然不信任何因果之思想。三論玄義載(大四五‧一中):「總論西域九十六術,別序宗要,則四執盛行:一計邪因邪果,二執無因有果,三立有因無果,四辨無因無果。」
    (5)就苦之自作、他作而言,可分:①苦為自作論,即妄執苦由身內之我所作。②苦為他作論,即妄執大自在天造作六道之苦。③苦為共作論,即妄執於劫初之時,先有一男一女而繁衍一切眾生,故苦由眾生共作。④苦為無因作論,乃妄執自然即存有此苦果。
    此外,三論宗就諸法之空、有而言,另立內外道四執(又稱四宗)說,以一切外道、毘曇宗、成實宗、大執等,為執持妄見之宗派。〔入大乘論卷上、瑜伽師地論卷六、顯揚聖教論卷九、成唯識論卷一、成唯識論述記卷一末、中觀論疏卷三本、卷七本、百論疏卷一、卷七〕(參閱「四宗」2212、「外道」2384)p2390